痴书云烈水文学>仙侠小说>别吵!陈思在思考(GB、微GL) > 第一章 鹤落凡尘(指J 绳缚)
    “唔……”陈思一睁眼就看到一具赤裸裸的肉体,脑子尚且混沌,手却已经摸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思思”青涩的嗓音带着哑,如玉的手臂已经缠上了陈思的腰。陈思用指腹摩挲着他的脸颊,白皙的脸上带着情欲的粉色。

    “刚起就要做?”陈思刚缓过劲来,一脸揶揄,带着笑将人抱起坐在腿上:“这么骚啊阿鹤宝贝?”

    那人咬着唇,皎洁如雪的白鹤此时身上青青紫紫,他不适地扭动着身体,却在身下肉棒毫无阻碍地接触到陈思肌肤的那一刻整个人僵住了。那粉红色的肉棒又粗又长,前端的龟头因为晨起而吐露清液,淫秽中带着一丝可爱。后方的小穴穴肉略略外翻,透露出昨晚那场战斗的激烈。陈思略有些恶劣地将两根手指直接插入了齐鹤的后穴。

    “啊…!”尽管接受了一晚上的操弄,齐鹤还是不太习惯异物入体的感觉。他呜咽着想躲开,却被后穴里那只手往前一抠,猛然被刮到的感觉让他浑身一颤,默默缩在陈思怀里。陈思丈量着,觉得还能多塞几根手指,也不顾齐鹤疼不疼,一股脑塞进去四根手指,只剩大拇指在外扣着白嫩如水的肥臀。男性的臀一般都比女性的要小、要硬,但是齐鹤天生就淫荡骚气,不管外在多么光鲜靓丽,内在也是淫荡的骚货。

    渐渐地,陈思抽插地越来越快,噗嗤噗嗤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,陈思的睡裙已经被齐鹤的骚水濡湿了一大片,陈思思考着要不要拿毛巾来垫,手上的动作却是没有停止。齐鹤被欺负惨了,一副欲哭未哭的样子,陈思浅浅笑着,凑到他耳边:“叫啊宝贝,叫得骚一点没准我能帮你再纾解一下呢?”齐鹤还是死死咬着唇,不肯发出浪荡的淫叫。

    陈思见况玩心大起,把人放下,死死按着他让他趴在床上,拿起旁边的皮鞭:“宝贝不愿意叫吗?”她一鞭狠狠抽在齐鹤的臀尖,他吃痛地闷哼一声,屏息等待下一鞭的到来,疼痛中带着一丝酥麻酸爽的感觉让他迫切地想要被插入,难以纾解的情欲让他的眼眶微微泛红。

    下一鞭没有到来,他等来了一个绵长的吻。舌尖相触,他后退、她前进,一吻毕,他有些窒息头晕。随后陈思将他翻了个面,他感受到拍子的力道打在了他的肉棒上,稍轻的力道带来了同样的酸涩,他喘着粗气,感受那双手的抽插,好似有白光在眼前闪过,射精与后庭高潮带来的极致的快感使他叫了出来,晚上和早晨接连的射精使他的卵袋空瘪瘪的。

    “我想喝水……”齐鹤绵软沙哑的声音闷闷地传来,陈思抱着他到客厅找水。齐鹤正喝着水,陈思突然发现了在桌上的一捆麻绳。她将人放在桌子上,解开绳子在齐鹤身上丈量。齐鹤与她自幼时便相识,自然知道她没憋什么好屁,想赶紧逃走。谁料脚刚一沾地,腿一软险些没有站住,被陈思稳稳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我说呀,你就别想跑啦,乖乖呆在我身边不好吗?”说着,她将绳子巧妙地绕在齐鹤身上,熟练地绑成龟甲缚,又将人按在茶几上做了一遍。齐鹤看着她从沙发缝里翻出来的小玩具欲哭无泪,麻绳在起伏中磨着他的敏感点,感觉全身都泛着痒,但他看着眼前人带着笑的熟悉眉眼,终究还是放任自己在欲海里沉沦。“不跑,只要是你就好……”他心里想着,肉体上却再次因为陈思放浪的动作溢下泪来。

    【本章阅读完毕,更多请搜索读书族小说网;https://kpc.lantingge.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】